宁波旅游论坛

登录    注册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高桥会今昔 [复制链接]

1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桥会今昔
    2017年4月16日上午,沉睡了70年的高桥会如巨龙一般,在同济中学的草场上,长长地伸一伸腰,抹一抹眼睛后苏醒了。令人称奇的是,那一天正是西方的复活节。我有幸作为嘉宾,出席观看了这次盛会。
    盛会开始时,等待已久的仪仗队方阵,在一名旗手的导引下,着古代武士服饰勇士们,有的手擎旗锣,有的扛着大红色的“浙东高桥会”会匾,昂首阔步地向主席台而来。在这一瞬间,空中出现了七色彩云,似乎是老天前来助阵,把会场上成千上万观众的眼球吸引了,顿时会场上锣鼓喧天,万众欢腾。
    随其后的是岐湖村的大禹像彩车。在大禹像前面有村里的大令旗开道。为何高桥会把大禹像彩车,放在巡游队伍的前列?大禹与高桥镇又有何关系?对于大禹治水的故事,可能大家并不陌生,过去的小学课本里都有记载。大禹治水三过门而不入的故事,深深地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。但是,大禹家在哪里,治水又在何处,没有人能说得确切清楚。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曾路过高桥镇岐湖村,在路旁有一个公交车站,为“三过村”。难道“三过村”就是大禹治水故事的发祥地?正在我疑惑时,一位身材稍矮、满脸皱纹的老翁,蹒跚地向我走来。我迎上前去,向老人打听此事。老人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我说,这个三过村就是大禹治水,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诞生地。由此看来,这次高桥会把世世代代中国人心目中的大英雄、大圣人大禹像,放在巡游队伍的前列,既是一种自豪,也是对传统中华文化的一个传承和尊重。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新联村的王灵官大彩车,在令字旗的护卫下,缓缓地来到会场中间。只见那个王灵官红脸,身着道服,向观众频频致意。王灵官何许人也?观众中有人窃窃私议。提起王灵官此人,说出来可要使人咋舌。《西游记》中就有记载:想当初大闹天宫之时,八卦炉中出逃大圣,暴走模式大乱斗。九曜星闭门闭户,四天王无影无形。眼看泼猴就要打上灵霄宝殿,幸有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执殿出手,才将孙悟空死死挡住。在道教中,王灵官是护法镇山神将,与佛教的韦驮相似。
    为何王灵官如今又与高桥会扯上了关系?那还要追溯到一段很重要的历史。北宋末期,靖康之变,徽钦二帝被金兵所俘,康王赵构四处逃命到江南,金兀术紧追不舍,在鄞西高桥镇即将狭路相逢。这时当地群众献妙计,鄞西本地盛产席草和草席,此物发滑,人踩踏其上,一不小心常常被活倒。建议用鄞西的席草和草席谱在大道上,来对付追兵。果然,金兀术追到高桥镇时,见前面大道畅通,并无伏兵,不知是计,急令金兵穷追。谁知当金兵的铁骑,一踏上草席后,立马人仰马翻。这时,埋伏在一侧宋兵与当地农民一起,打败金兀术,保护了康王脱险。从此康王定都临安,即南宋王朝。高桥大捷为南宋王朝献上了一份厚厚的奠基礼。为此,宋高宗赵构感动不已,下令在高桥镇对面设立宁国寺,并成立高桥会以迎神赛会。这就是王灵官与已达八百余年的高桥会结缘的由来。
     以后,每年一次的高桥会,热闹非常。当宁国寺的三尊菩萨黄灵宫、东岳大帝、太保菩萨出殿时,各社各村的弟子不但用鸡鹅猪头三牲和糕点来祭祀,沿路上还要用旗锣、炮担、皂隶、掌扇,以及肃静、回避的旗牌仪仗队开锣喝道。期间,菩萨抬到哪里,那个村社爵献(坐下休息),那里就要唱书演戏等来招待,那个地方就叫做过社头了。过社头村庄,亲戚朋友和邻村的人都会过来看戏和听书,那个地方也就十分热闹。这样从农历三月初七到三月初十。这四天时间,宁国寺菩萨经过的各村社弟子脚下,分别为高桥镇、望春桥、横街头、白岳、集市港、卖面桥,然后再回到高桥。虽说只有几天,但是前后往往要闹腾一个星期。所以,高桥会又叫礼拜会。
      那时行会时最亮眼的是抬阁,一般有四五十杠。外形像凉轿,用五色花绸扎得鲜艳夺目,上面坐着穿着戏服的儿童,画着脸谱打扮成《八仙过海》《穆桂英挂帅》《龙凤呈祥》《打金枝》《群英会》《西游记》等各种人物。还有每一个队前面都有一面大令旗开道,这个大令旗也有讲究,呈三角形,月白色的大白绸上,中间绣一个大大的黑色“令”字,火沿边周围都绣着龙虎狮豹,两边挂着几十个铃铛,风吹起来铃铃郎朗地响还有红色的须穗随风飘荡,威风至极。近看如风帆,远看如空中飘来的一片祥云。
      吸引小孩子眼球的有九莲灯,由八个人用绳子四方拉着,像一架竖直的梯子似的九个连灯,每一个九连灯,有圆有方的彩灯和宫灯,忽闪忽闪的,耸立在空中,犹如云中的珍珠塔。
      使人眼前一亮的旱船,里面乘着一个古装打扮的十六七岁漂亮的大姑娘,身傍陪着一个戴无顶大凉帽、古装打扮的老渔翁,他们把船桨划得逼宫逼真,仿佛就在河里一般。
    每到村里的大晒场上,二十四个扎着裤腿的后生们,扛着一条长长的老龙,在晒场上起伏盘旋,仿佛东海龙王献艺。忽然,半空中出现一个明珠,四条小花龙就张开嘴巴,忽地一声窜过来抢明珠,随着明珠的滚动,四条小花龙在空中忽左忽右地忽高忽低跳跃着,活泼玲珑,稚气可爱。
      还有踩高跷的男人,扮装成老太,额上扎着黑布,脑后梳个田螺髻,长脸上搽着胭脂粉,上身穿件大襟袄,裤腿扎起裹腿,胳肢下系着一方花手帕,踩着一锄头柄高的高跷,在高空中半弯着腰,一手提着一只花篮,一手在空中一划一划地走来走去,装作要去庵堂去烧香的模样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    忽然一阵下冰雹似的声音,从东头大道上传来,远处有八匹骏马奔驰而来,每匹骏马系着花纺绸结成的彩球,披着彩鞍,马背上坐着一个个上穿着彩衣,下着大红灯笼裤的年轻俊女子。她们头上梳着高高的发髻,发髻上插满珠花,脸上浓妆艳抹,打扮得花枝招展,手挽马缰绳,柔软的腰肢在马上一扭一摆,更显得引人瞩目。这叫做苞马。
    其实,那时听父辈述说中,我还是对那个三百六十行节目,更感兴趣些。因为不知道在这世界上,还有那么多的行业。走在队伍前面的是,头戴草帽,赤脚露手,裤腿卷得高高的,手中捏着一把镰刀的,不用猜自然农民农民。后面是一个个一手拿着泥刀,一手提着泥桶的是泥瓦匠。接着是一手拿着墨斗,一手拎着大斧的是木匠。以后是簟匠,他们手中拿着扁刀,胳膊上背着竹片。还有一手拿着剪刀,另一手捏着一根软尺的是裁缝匠。后面还有弹棉花匠,杀猪匠,阉鸡郎,剃头郎,修阳伞郎,补瓷碗郎,手摇拨浪鼓的货郎担,直到打莲花要饭的……看到老百姓生活中一个个鲜活的形象,使人感到格外亲切。
      除了行会的以外,还有前来助阵的一支庞大队伍。这支队伍中来自四面八方,远道而来的有上海、杭州、舟山等城市,也有近邻宁波城区、慈溪、余姚、象山、奉化等多达十几万之众。按照现在的说法,他们是高桥会的忠实“粉丝”。他们中大多数是观众,但是其中也有各种各样的摊贩。有大声叫卖甘蔗苹果的水果摊;有火钳拍得哒哒响的大饼油条摊;有盘篮里放满不倒翁娃娃,动一下咕哇咕哇会叫的泥蛤蟆;有各种鸟类造型,里面装满水,往鸟嘴巴里一吹,立刻发出各种婉转鸟叫声的玩具摊;还有卖丝线、顶针、发夹、胭脂粉、小镜子、牛角梳等妇女用品的杂货摊。此外还有赤膊耍大刀,卖狗皮膏药的;推着独轮车,车上插着一顶大雨伞,那是拔牙的;手臂上缠着可怕的眼镜蛇,叫卖蛇药的;鸟笼里关着一只会叼纸牌的黄鹂鸟,则是算命排八字的。每年的“粉丝”队伍,都把行会道路两旁,挤得个水泄不通。
      过去的高桥会中,各个社村的巡游队伍,凭借自己的实力,常常为了争抢巡游队伍中的最佳位置,从而发生争执,甚至殴斗也时有发生。且在高桥会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即发生斗殴后致人死亡的,不需赔命。更为殴斗推波助澜。
     今天的高桥会,既保持了许多传统的节目,如舞龙舞狮、腰鼓马灯、威风锣鼓、大头娃娃等,还有许多传统节目的推陈出新。如过去的抬阁,而今变成了彩车;原来的泥菩萨出阁,而今是雕塑像;家喻户晓的梁祝故事,而今演化为梁祝化蝶表演;过去的震天动地的炮声铳声,而今是高音喇叭的音乐伴奏……。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,巡游队伍中增加了许多时代元素。如无人机的天女散花,孩童颂吟三字经,历史名人像,十里红妆,宁波汤团,中国航天英雄模型,核心价值观举牌,以及服装秀等。
    为何如今村妇也兴时装秀?这个节目出自芦港村,是我诞生地。编排和现场指挥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弟媳妇陈春菊。她是芦港村的妇女主任,土生土长的一名村妇。但是,自从她担任妇女主任一职后,不但自学获得了大学文凭,而且为了丰富村里文化生活,主动到海曙区的老年大学进修,学习舞蹈等课程。然后,她手把手地教给身边的姐妹们。今天芦港村与城市的居民一样,在早晨和晚上,村民们都跳着欢乐的广场舞,使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这次镇里重振高桥会,她挑起了村里编排节目的重任,经过半年多的演练,终于在这次汇演中获得好评。
      精彩的高桥会,在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汇演后结束了。但是,在我的脑海里,却萦绕着一个挥之不去的问号:为何高桥会能延续了八百多年?尤其在七十年后的今天,仍然能展示她的强大生命力?我想,这不仅仅是纪念当年高桥大捷,也不仅仅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,而是表现出一代又一代的高桥人,对精神文化的一种热切追求,以及过去村民们长期被沉重生活所压抑的人性,在这样的场合,得到了充分的宣泄和张扬吧。而今的高桥会,还让我看到了一种人性美。

  
注:七十年前的高桥会盛况,参考了同村人张良芳《四明山畔》一书
最后编辑kuailexiaolu 最后编辑于 2017-04-21 15:39:15
分享 转发
TOP
2#

施社长用拟人的开头,把沉睡70年的高桥龙写醒了,横空出世了。高桥会后,我观看现场录相,足足观看二个多小时。以现行区域划分界定,我的出生地故乡,成长的第二故乡,都在高桥镇辖区内。高桥村、芦港村、蒲家村、联升村、梁祝村、新庄村、藕缆桥村、古庵村、石塘村、长乐村……多么亲切和熟悉的村名,我试图在演出队伍中寻找亲人与朋友。我想,既然有开头,就会有延续,高桥会还会办的,且越办越精彩,越办越兴旺,我期待着。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