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波旅游论坛

登录    注册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家庭与事业----蔡咏梅 [复制链接]

1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庭与事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蔡咏梅

    在中庭晨练的阿姨们伴着古典音乐,舞动着木兰双扇如彩蝶翻飞。突然,从三楼窗口飞来一男孩的呼喊声,一声比一声暴躁。阿姨们对此虽然习以为常,但当轻松愉悦的气氛遭到破坏时,无不皱眉摇头,将目光射向男孩的妈。

     正舞得陶醉的男孩外婆,是木兰拳的“领头雁”。她不堪其烦抬头怨懑地嘀咕:“这小祖宗,哪一天能消停?小沈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男孩的妈妈小沈赶紧收起扇子向大家道歉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。”匆匆回家,她知道家里又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被打乱节拍的阿姨们只得重新播放,头起舞。

    少顷,又从那个窗口抛下来父子的争斗声,似在互相指责。男孩变声期的粗嗓门不时盖过沉闷的男高音,偶然飘来轻轻的劝解声。

    面对两个脾气急躁互不相让的男人,小沈无能为力。那是两座“火山”,谁也触碰不得,稍不慎就会引火烧身,即便劝解也得小心翼翼,一不留神便成了他们的“出气筒”和攻击目标。

    小沈的丈夫自患肝病后性情更加暴戾,每天无缘无故找碴开骂。尤其看到妻子精精神神锻回来,一股无名妒火蹿上心头,开始胡搅蛮缠地奚落:“哼,你以为你身体锻炼得好好的,等我死了好再去找男人。告诉你,我不会死,我要拖死你,耗死你!”

“谁想你死啦,我希望你把病治好,你不要作践自己,好好养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得好好养病,我要用最好的进口药,我会比你活得长命。我还要与白眼狼小东西斗下去呢。哼!娘俩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句话钻进了儿子的耳朵,他停下正在整理书包的手,“呼”地窜到父亲身边,吼道:“你与妈吵架关我屁事!你说我是白眼狼 要与我斗,谁怕谁?别以为过去常被你打,妈护不了我,现在还怕打不过你吗?你这死样的‘病猫’!”儿子双目怒瞪,逼视着病怏怏比自己瘦弱的父亲。

    男人抬眼看着已长成一米七八个头、身茁壮的儿子,顿感自惭形秽,没了争强的底气。他瘪了气的皮球喘息着,心里却在发狠:“小畜生,看我身体好了不收拾你?!

无法压抑的心火总得寻找出气口,他再次恶狠狠泼向妻子:“都是被你惯的,你等着,以后有你苦头吃的时候,哼!”

    小沈默不作声,唯恐“战争”升级。她逆来忍受只求早点儿结束这种无谓的争吵。对丈夫的蛮横无理她总是以他身体不好心情差为由原谅他;对儿子的轻狂无礼,她看成是孩子青春逆反期的过激反,况且他自小脾气就随其父。对那父子俩小沈“前世”欠的,委实无可奈何、无计可施又无法逃避。

    她为丈夫和儿子准备了不同的早点,催促儿子快点吃。自己匆匆梳洗一下先开车送儿子去学校,再去单位上班。

    在车上,她迅速调整被敲打得糟糕的心情。停车后去机关食堂用早餐,迎接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。每当她跨进办公室顿觉神清气畅,一下找回了职业女姓的自信。

小沈在政府机关调度一处任处长。她工作认真踏实,性情娴静婉顺,深得领导赏识与同事们尊重。

    她有十几年部门工作经验,对制订调度计划驾轻就熟、有条不紊;与部门间沟通协调得心应手、轻松自如。由于业务能力超群,年轻轻就当上了处长。是同期入职、同龄人学习、羡慕的楷模。她兢兢业业游弋在事业的海洋颇有成就感与尊严感。

下班了,同事们都走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秘书探身问:“沈处长,你还不走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哦,我还有些文件要整理,你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嗳,那我先走啦,晚上还有约会呢。”小姑娘压制不住喜悦,满满的幸福全挂在脸上。

   小沈望着雀跃的背影不免由衷羡慕。她没有下班的期待,一直工作下去该多好,真不想回那个火药味弥漫的家。早上的吵闹只是每天的开场戏,晚上的“战斗”更让人心身疲惫又无处逃遁!但她别无他法只能回家。

    她选择了一条沿江的公路回去。下班的车流如织,工作一天的人们似倦鸟归林,各自奔向温暖的小巢。

   她将车子停在公园停车场,然后下车沿着奉化江步行道漫步。此时夕阳西斜,江边行人稀少,她面向江水深深吸气徐徐呼气,松开包裹内心痛苦的伪装,让缓缓流逝的江水涤荡无解的烦闷,为自己偷得片刻的宁静与闲适。

最后编辑taijixuan 最后编辑于 2018-01-11 19:49:31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